相关文章

“她不死,我也死不成” ,成都“口袋婆婆”的故事弄哭整个朋友圈

来源网址:

数年前,成都春熙路街头,一位身材瘦小的老人佝偻着身躯,背上背着一个装满塑料瓶子的大大口袋,这一画面被人定格,照片流传网络,从此“口袋婆婆”成为蒋贵英的别名。

数年前,成都春熙路街头,一位身材瘦小的老人佝偻着身躯,背上背着一个装满塑料瓶子的大大口袋,这一画面被人定格,照片流传网络,从此“口袋婆婆”成为蒋贵英的别名。

现在,“口袋婆婆”年事已高,但她每天仍早出晚归,靠拾荒养活着包括瘫痪女儿在内的一家老小。

虽然不断有爱心网友及公益组织关注她、帮助她,但她仍然坚持每天“上工”,尽量不给他人添麻烦,就算接受了帮助,也会想方设法用自己的方式感恩。

或许,这是一个熙攘的街头里不起眼的小人物,但对她的家人来说,她就是英雄……

“口袋婆婆拾废品养家”

19年前,蒋贵英62岁,从资阳老家回到成都。提了一个竹编菜篮。篮子里盛着一个男婴,是她刚满月的外孙唐郑。女儿脑瘫,女婿去世,外孙唐郑体弱,出生只有3斤,3天没哭出声。医生说,多半带不活了。但蒋贵英不信。

19年后,蒋贵英一家四口在成都生活。丈夫郑明知被肺病折磨多年,女儿郑淑兰还是一如往常。而当年“养不活”的男婴,也已成年。

早出晚归捡了十几年垃圾,蒋贵英就这样把一家四口养活了……

女儿,是她一辈子的牵挂

马鞍北路附近,一个巷子尽头,是两个房间,各10平米左右,房租300元。一个房间住着蒋贵英和郑明知夫妻,还有女儿郑淑兰;另一个房间住着唐郑。

屋子堆着各种杂物,只容转身。

蹒跚走到床头,伸手不见五指的小屋被一盏节能灯泡点亮。两张床,空着的属于蒋贵英,另一张床上躺着瘫痪的女儿。

“女儿6岁时得了脑膜炎,一直没治好。”蒋贵英说,女儿年轻时身体状况还没那么糟,嫁了人生了娃。然而,外孙不到半岁,他的父亲就因胃癌离世。

照顾女儿和外孙的担子,落到了蒋贵英的身上。从资阳老家到成都,女儿的病情愈发严重,发病时抽搐、口吐白沫,必须依靠药物控制。“放弃不管了?咋可能。”

身体每况愈下的老伴,前些年被儿子接到新都同住,蒋贵英留在小屋里继续照顾一大一小,“她自己都穿不了衣服,三顿饭也要人喂,离不开我。”

近日,蒋贵英的头晕越来越严重了。“晕起来还是吓人,眼前花花绿绿,房子都在转。”因为头晕,这段时间早上她没出门,害怕万一晕倒在路上却没人看见。

医生说,这晕病是累出来的,可她却不肯停下来。“我少做点,我们一家人咋办?”

女儿,更是她最大的牵挂:“她没有神经,不焦不愁,没有烦恼,她是不会死的。”“她不死,我也死不成。”

压弯脊背的口袋,撑起全家生活

除了患病的小女,蒋贵英还有三儿一女。三个儿子每月给她450元生活费,蒋贵英说:“他们工资都不高,各有两个孩子要养,都不容易”。

好强的老人,起初并不愿拾荒。19年前刚到成都,她也曾在饭馆打工。一个月后老板看到她的身份证,却犯了难,“您这么大岁数了,磕了碰了我可承担不起。”拿着一个月工资和老板多给的200元,蒋桂英默默离开。

无奈之下,她开始拾荒谋生,这才有了人们口中的“口袋婆婆”。

十余年来,蒋贵英每天清晨6点起床,第一件事就是出门捡垃圾。在垃圾箱里翻捡一个多小时后,她就急着回家给女儿和外孙弄吃的。“瓶瓶8角一斤,纸板3角一斤,一天也就能挣几块钱。”而这,却是一家三口的米钱。

年过八旬,蒋婆婆的身体也越来越差。现在,她走不到春熙路那么远,只能在附近搜索,“有一次走累了,昏倒在垃圾箱旁边,还是别人扶起来的。”这几天成都气温骤降,蒋贵英感冒了,虽已穿了3件毛衣,老人的手仍是冰凉。

对于好心人的善意,她不断说谢谢

当她的故事传出后,不时有热心人前来看望。“我们过来并不是觉得您可怜,而是被您的坚强打动。”大家到来,是为了帮助本就乐观面对人生的蒋贵英,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有人会待了一整天,除了陪老人聊天,还帮着收拾了冰箱。有人知道老人胃不好,特地出门买了胃药。有人提了牛奶过来,看到老人家里的奶已有好几箱,便提议拿到外面的小卖部折现,回来时把300多元交到老人手中。

更多的好心人,为老人今后的生活出谋划策。

18岁高职辍学的外孙还没找到工作,是蒋贵英最大的牵绊。得知这一情况,有人当即表示可以帮助她的外孙继续求学,也有人愿意提供工作机会。

“谢谢你们,我心里过意不去啊。”没有花哨的语言,老人只是一遍遍说“谢谢”,往每个人手里塞花生、香蕉、橘子,“你们吃嘛,不要嫌弃,花生不脏。”

她是一个81岁的普通老人。她也是一位妻子、母亲、外婆。

她这辈子多得最长的一件事,就是用自己的双手,无数次伸进肮脏的垃圾桶,让自己的家人不挨饿、不受冻、活下去。

或许她只是街头千千万万个不起眼的老百姓中的一位,却那么顽强、坚韧地生活着。

如果你在街上遇见她,请把你的瓶子给她吧。